“创业老炮” 王文钢的三次折腾

王文钢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连续创业者。

20180802154400916373008743

从2005年创业开始,王文钢一直在折腾,横跨视频、电商、O2O、供应链改造等多个领域。他的创业经历,跟有着“史上最倒霉连续创业者”之称的王兴很像,同样“死过”很多次,随后又不断推倒重来。

“他比一般互联网人更深入传统行业,又比传统行业更懂互联网,具有深刻的跨界积累。”真顺基金创始合伙人孔毅这样评价王文钢。

近日,他创办的珠宝首饰供应链平台款多多宣布,已于今年5月完成了1.6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,与此同时,款多多也正式跨入准独角兽行列。

20180802154459181580003324

对于此前创业“死过”很多次的王文钢来说,这无疑是扬眉吐气的高光时刻。因为2015年创办款多多,多少有种“背水一战”的意味。

这就不得不提到王文钢的第二次创业。2011年,他从移动公司旗下的139移动互联离职,与妻子冯轶一起创办了优曼家纺,他担任CEO兼总裁,妻子则为董事长。

起初的故事非常浪漫。王文钢用了一组略显肉麻的形容词,描绘着当年的情景。“一位旅居美国十年的白富美,漂洋过海回到国内,因一件小事,发现了一个巨大市场。于是再回美国,注册品牌,创办了优曼。”

有一天,他陪妻子去买浴巾,两人不知逛了多少条街、多少个超市,才买到妻子想要的那一款美国浴巾,然而不仅难找,售价还比美国贵了近10倍。

“在欧美,一些很普通的东西,到国内就成了奢侈品。一条浴巾1000多元,一套80支的床品四件套上万元。”冯轶说。正正是这次不太愉快的购物经历,促成了优曼家纺的诞生。

王文钢和妻子决定干脆自己创办一个全新品牌,一次性解决掉这些问题。2011年8月,优曼家纺成立。

夫妻两人合作无间,默契十足。有着互联网经验的王文钢负责解决渠道,一上场他就抛弃旧有的分销体系,以B2C电商为主,陆续覆盖天猫、京东等电商平台。如此一来,中间环节被砍掉,产品价格下降不少,优曼的产品在价格上占据了优势。

妻子则负责产品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对家纺产品不感冒的王文钢,经常陪着妻子去逛面料市场,结果常常是妻子乐此不疲,而他已累得不行。“优曼扎进的是100%女性市场,作为男人吧,对产品真的无感。”王文钢回忆。

这样的配合战虽苦尤甜,到年底,优曼家纺在线上的销售额就有200多万元。随后,优曼家纺销售额节节高升,到2014年,已经达到3亿元。

2014年,是王文钢人生中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
优曼家纺是他与妻子在共同创办的,属于夫妻创业。然而,最后导致拆伙乃至离婚,最根本的问题也是出在“夫妻创业”上。

虽然优曼家纺发展得不错,但王文钢发现辉煌背后藏着危机:电商渠道的饱和期很快就出现,两年时间就能看到增长的天花板,再往后增长速度就很难提升。

于是他决定转型,要么扩品类,从家纺扩展到整个软装;要么扩渠道,往前端做,打造一个APP端,但妻子冯轶坚持继续做品牌,而王文钢认为这条路走不通。两个性格强势的人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

难怪当当网创始人俞渝曾多次公开表示,“假如我有选择,我绝不会和我的老公一起创业。”虽说夫妻创业是一条线上的蚂蚱,“两个人一条命”,但其实意见不合时,更容易“祸起萧墙”,个中的况味也只有当事人清楚。

在与妻子无尽的争吵过后,王文钢心力憔悴,动了重新创业的念头。虽然商业模式尚未想清楚,重新创业也未必会成功,但他还是愿意赌,大不了赌输了从头再来。

毕竟他这个人,骨子里就有一种折腾劲。

20180802154705381365006332

2000年在无锡轻工大学读大三的王文钢,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——报考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,要知道他可是一个完全没有文史哲底子的工科生,想要上根红苗正的人大谈何容易。

不过,死磕半年,他最后还是考上了,就这样去了人大读马哲,成了人大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研室主任陈志良的研究生关门弟子。

研究生第一年,面对休谟、亚当·斯密等一堆名字,王文钢一头雾水,从零开始的日子过得特别痛苦。就在他苦不堪言时,导师高诉他被录取的原因,“原本我是不招研究生的,招你只是因为觉得你这个孩子未来是一个需要学哲理的实业家。”并给他做了定位——实业家。

后来,王文钢确实没有辜负导师的一番期望,一直往实业家这条路上走。

王文钢第一次创业做的是视频SaaS服务,公司名字叫GeneralV。

之所以选择互联网,是出于对计算机的热爱。他从高中开始自学编程,后来给人大做过一整套系统,给中粮做过法律部官网,研究生毕业后还与朋友做过P2P直播平台MC,可以说技术过硬。

由于阿里巴巴很火,B2B领域对于通用视频服务需求特别大,踩在风口上的GeneralV起初发展不错,顺利拿到天使投资。然而,没多久,风雨毫无征兆地袭来。

先是广电总局公布《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》,对从业资质做出了严格限定,而且外资不能进入,这导致正在谈的数百万美元融资泡汤。祸不单行的是,全球金融危机随即杀到,所有融资计划被迫搁浅。

这接二连三的打击,使得王文钢躲在家里好几个月都不敢出门见人。转机来自于酷6网的橄榄枝,经人介绍,他把公司卖给酷6并担任酷6商用事业部副总裁,从此加入轰轰烈烈的视频争夺战。

他在酷6的那几年,正是视频领域争夺战打得最激烈的时候,尤其在版权之争上。优酷、土豆、酷6三方围绕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展开了第一轮版权争夺战,然而意想不到的是,凭借上市而财大气粗的搜狐半路杀出,导致版权价格水涨船高,于是版权战争全面打响,整个行业陷入疯抢版权的非理性状态。

此时,王文钢与酷6创始人李善友之间矛盾不断升级,2009年不得不心灰意冷地离开酷6。后来,资金链匮乏的酷6坚持不住,成了盛大的“囊中物”,与华友世纪合并上市,成了纳斯达克第一个上市的视频网站。这些都是王文钢离开后的故事了。

2015年的某一天,就在王文钢兴奋不已地为第三次创业四处调研和琢磨新业务时,接到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——妻子提出离婚。

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,只能常想一二。对于此时的王文钢来说,再怎么不如意,生活也还得继续,那么就背水一战呗!

他一边处理离婚和儿子归属权的事,一边创办珠宝供应链平台——款多多。

幸运的是,真顺基金的两位合伙人孔毅和李祝捷给他带来了第一缕曙光。两人听说王文钢创业,递给他一张纸条,说“王文钢,你先写需要多少资金,再写要做什么事儿,只要你做,我们就支持你。”于是,便有了现在的款多多以及后来的故事。

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有句话说得特别对,他说,“创过业,成功做大,又死过很多次,还离过婚,再创业的人一定要投,因为背水一战,一定能活。”

来源互联网,侵权请反馈到3484479098@qq.com 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1shuadan.com/post/150302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下午8:44
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下午8:49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