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团罗生门,王兴的雄心遭遇轮回之苦

2009年7月7日,王兴的第二个爆火创业项目饭否因为涉及敏感政治问题,被临时关停。这一关停就是505天,直接将微博时代让给了后来者新浪。

这个创业者王兴,一个资料里写着佛教徒却在采访中表示“并没有靠近哪一个宗教”的福建人,随后一步步成为了当下中国互联网上一个怪异的存在。

他打造的美团得罪了大半中国互联网,这个人物阅读量大得惊人,同时又极度封闭自我、满脸冷漠。翻看王兴的照片,你找不到一张眼神不上挑的,即便是现场抓拍,即便是俯拍的镜头,你都能深深感受到“目中无人”的感觉。

一个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儒释道

在帮助王兴推广“互联网下半场”概念时,滴滴程维捧场说他是一个极度理性的人。半年不到,当初同台力推新概念的今日头条张一鸣,对外说出了“做CEO要避免理性的自负”。那时共享单车概念越来越火互联网下半场无人提及,王兴的美团陷入融资困境,急忙推出了美团打车、榛果民宿,踏入了“战友”的市场。大家都是话里有话啊!

王兴并不在乎这些突然将战友变为敌人所带来的尴尬,因为他的美团早已经从团购打到外卖、电影票、酒店、旅行等方方面面。再多一个敌人,对他来说好像无所谓。

当然,作为一个闽商,王兴身上有着闽商里独特的儒商修养。

王兴一出面,随口就是丘吉尔的名言“This is not the end.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. But it is, perhaps,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”,开口就是国外公司案例,上来就是一个系列的书评,每一次接受采访都能从古文说到土著,由名人谈到名著。

哪次不蹦出来几句国外名言,那真不是王兴的风格。所以至今为止,也没人能担得起王兴的个人品牌公关。

同时,美团的公关也是业界津津乐道的话题,美团从不跟媒体建立关系保持对话,而是选择在内部自建一套舆情监控系统,由自己适时对外发声。

不仅是这些塑造书生气形象的做为,闽商里——重视文化磨练眼光注重实效喜欢规模擅于借势,这些“争气不争财”的行为在王兴身上也处处可见。这使得王兴的个人气质过于怪异复杂。

而自从乔布斯成为了产品经理界的“神明”之后,国内一大批创业者开始玩起了玄学、捧起了禅修、效法辟谷。王兴虽然没有那么夸张,但也不例外。

王兴的采访中开始评价起乔布斯,但他并不想像别人一样揪着乔布斯不放,而是直接抛出偏执狂的话题,直接引出Intel的前CEO安迪·格罗夫。然后揪出安迪·格罗夫一堆著作指点江山一番,直接把人搞懵逼了。

对应的,王兴的形象也从刚创业时标准的清素程序员气质,演变的越来越孤僻,活脱脱“仙”出了居士的感觉。

可王兴明明信奉的是马克思唯物主义,蹊跷的是个人简介宗教栏里还能塞进去一个“佛教”?真是让人费解。

明明是一个极度追求客观物质价值的人,他不仅锱铢必较的盘算所有事物的价值,还要大包大揽的拿自己家里,同时还不想沾染任何弊病。

他还要虚张声势张罗了一堆虚幻的儒释道的情结,让人看不清他在干什么。

这所有的孤僻与矛盾还不能让他成为乔布斯级别的产品经理,同时却让他以及他的美团陷入了各执一词的罗生门之中。

马云之苦

最近,王兴在接受采访中表示,“如果阿里有底线一些,我会更加尊重他”。一下子又牵出了阿里投资美团的往事。

2011年马云发现:原本为了帮助中小外贸企业度过次贷危机,阿里推出150亿补贴的春晖行动,被人里应外合骗取大量补贴。于是时任阿里CEO卫哲在内的诸多高管被辞退降职。

这个事件被业内称作“春晖事变”。

但是面对部分受牵连的元老,马云权衡到战功赫赫的成绩与内部管理平衡,便给了一个折中的解决办法:将他们派到阿里投资的创业公司中,重新建功立业、将功补过。

吕广渝、干嘉伟就处于这种尴尬的位置。

当时吕广渝、干嘉伟从阿里副总裁的位置上直降一级,同时手中的业务也被暂停。两人只好接手考察投资标的公司的任务,当时吕广渝主要负责考察窝窝团,干嘉伟主要负责考察拉手网,窝窝团、拉手网是当时团购市场的老大老二,不过最终阿里要投资培养的只有一家嫡系。

这代表着,吕广渝、干嘉伟两人是竞争关系,谁谈到的项目更被看好,谁就能从阿里拿走大把资金,去操盘创业公司。

一开始,看起来是吕广渝赢了,因为吕广渝最先跟窝窝团谈好条件,加入窝窝团任COO。看起来已经稳打稳算了。

同时,干嘉伟与拉手网的谈判却不温不火,拉手网吴波觉得还没到站队的时候,一心想着上市,不太愿意让干嘉伟这个阿里心患加入。

这时,在团购市场没有任何声色的美团嗅到了机会,王兴亲自6次飞往杭州拜访干嘉伟,力邀其加入美团。

2011年底,王兴拿着连续成功创业的光环,加上积极的合作态度,以及当时团购市场明显遇冷,使得阿里抛弃窝窝团、停掉口碑网,拿出5000万美元大力投资扶持美团。当然,阿里也拿到了美团12%的股权,还有优先融资的权利。等于说避免了美团与其他巨头合作的可能。

随后,干嘉伟快速发挥了自己数一数二的市场能力,用一年的时间逆市将美团送上了团购市场第一的宝座。

阿里交过来的KPI完成的相当漂亮!

而那边,吕广渝则从窝窝团匆匆离职,加入安居客,不久又独立创业。然后,大众点评张涛直接将吕广渝的创业项目收购,吕广渝成为了腾讯系大众点评的COO。

期间,美团经历了C轮、D轮融资,阿里行使了自己的优先权,进行了跟投。但美团觉得自己并没有接受到阿里多少资源扶持,一直寻求其他资本来制衡阿里。使得阿里难以控制美团。而干嘉伟在美团内部也并不是一个实权人物,无法影响王兴的决定。甚至还要被王兴影响。

2015年底,当初与阿里一起投资美团的红杉资本,开始撮合腾讯系的大众点评与美团合并。

阿里此时基本放弃了控制美团,开始复活口碑网、还拿出了淘点点来制衡美团。

等美团点评合并完毕,王兴收到阿里的意见,阿里要求美团放弃腾讯的投资,但王兴拒绝了。但阿里手中的美团股权,被稀释到了7%,已经无法影响王兴的任何决策。随后,阿里开始在资本市场兜售美团股权。

这时,腾讯领投了33亿美元的融资送到美团手上,确定了腾讯美团的亲密关系。

马云也是非常郁闷。原本为了给阿里做市场布局,拿出大笔投资、接连派出的几大干将,用All-in的姿态扶植了一批创业公司。最后,这些创业公司甚至包括派出去的干将,接连反水投靠竞争对手,为别人做了嫁衣。

从阿里离职的干将频频投靠马云的竞争对手,这是宿命?或许说是他们自己的管理模式、商业模式所带来的结果。

从内部大规模贪腐,到干将投诚敌人,马云一直在经受背叛的轮回。

跳出马云的轮回,跪在了自己的路上

时间到了2016年,点评系高管全部从新美团点评清洗出局,包括原大众点评CEO张涛、联合创始人张波、龙伟、李璟,原大众点评COO吕广渝全部陆续离职。跟着,干嘉伟一手培养出来的八大区市场负责人——八大金刚也被王兴清洗出局。

而王兴的大学同学,多次创业的联合创始人,美团点评餐饮平台总裁王慧文甚至放话,“我只喜欢产品技术出身的人,其他的别想升职。”随后从阿里过来的COO干嘉伟,职权完全被架空,分配了一个O2O大学校长的职位。

从此,干嘉伟开始常住澳大利亚,不再过问美团任何事务。后来又传出,干嘉伟加入高瓴资本成为了一名投资人。

而巧合的是,高瓴资本近些年与腾讯走得非常近,常常合投项目。

美团整个内斗过程中,在王兴的默许下,王兴妻子郭万怀与老同学王慧文、陈亮等人组成的外戚帮,在整个互联网圈引发轰动。

在美团内部,王兴也是出了名的重视技术。产品技术各种福利弹性制度,市场销售则无福消受。

业界曾流传王兴的心腹王慧文的金句:美团市场部门招人,都是优先招身家一穷二白的,只有这种人才能像傻子一样为公司卖命。

甚至,美团一个地区的销售主管配备助手,助手的奖金都是这名主管从自己奖金里拿出来的。

当然,市场部门属于极易引发腐败的部门,本来就难以管理,采用更多细致的管理手段也无可厚非。但从心眼里看不起,或者报以纯粹的利用态度,不给予任何发展空间,这就显得过于极端。

这是干嘉伟在阿里受贪腐波及,又在美团“预防”贪腐,所经历的罗生轮回。到此时,王兴或许正在一边兴奋,通过自己聪明才智避免了公司管理陷入他人的轮回。不过……

2016年9月,美团高调宣布收购钱袋宝,获得了支付牌照,开始全面进入移动支付领域。

此时,不仅支付宝付款选项被折叠,连刚认的干爹腾讯的微信支付也被下移。想到此前美团阿里决裂,美团地推人员直接闯入商家门店,抢走支付宝的二维码海报物料,腾讯立马加大了微票儿的投入力度,那段时间微信时不时的蹦出来9.9元电影票。

不过,随后剧情急转直下,美团支付的推广并不顺利,在收购还未完成之时,美团就急不可耐的上线了美团支付,后因为监管紧急下架。钱袋宝由于多次违规事件受到央行调查,很有可能被吊销支付牌照。

时隔八年,王兴的雄心又在监管的风声中跪了。

结语:

关于王兴以及他的罗生门,还会有很多,那种黑白分明的管理取舍,对价值的追本溯源与偏执,使得他充满了戾气,杀伐决断让人难以接受。

你永远看不懂这个人心里在想着什么,到底有什么他所坚持热爱的东西。

你永远只看到这个人眼神上挑,目空冷观,仿佛一个闭关的修仙之人,细细盘算着世间的罗生,一心要跳出自我的轮回。这或许就是他正在承受的轮回。

来源互联网,侵权请反馈到3484479098@qq.com 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1shuadan.com/post/150346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下午10:18
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下午10:23

相关推荐